梦境0306——主持人的变态


这次记得还比较清楚,因为是今早发生的事情,昨晚因为一些事情,睡得太晚了,睡眠质量不好,带来的就是梦。不过好处也是这个梦,记下来了。

梦开始的时间点是大学时光,宿舍楼原本是横平竖直的“2”,但是梦中变成了“L型”楼的分布,通过整个宿舍内和大家的穿着判断下来应该是晚春初夏。同学们也都懒懒散散的躺在了床上,宿舍充满了阳光,温暖不炎热,画面透露出来的就是“舒服”的两个字。虽然舒服,但是画面有一些脏乱,具体的脏乱是偏男生的脏乱,空气中弥漫了一股臭味🤦‍♂️。

画面的第二个场景来到了学校的礼堂,是某个庆祝的仪式。可是庆祝的主体内容却是现今工作方面的内容。我和几个工作伙伴选择了礼堂的右前方的座位就坐。主持人以我们公司传统的风格进行会议的主持,振奋人心的那种。不过讲着讲着,这位男主持就开始变得越发“变态”了。

我旁边的两个女性同伴,把腿顶在前排的椅背上,椅背是那种电影院的椅背,腿顶的位置正好是膝盖和椅背同平。主持人讲着讲着,就用手伏在女生的膝盖上,按理来说,如果轻抚一下,当做一种亲昵的身体接触,还算正常范围吧。但是这个主持人开始不断的反复抚摸其中一位顶着椅背的女生的膝盖,我就比较反感了,因为我觉得这个行为超出了正常范围。于是就咂么嘴了一下,发出来声音“啧”,随后就说:“你干嘛呢!”

梦到这儿就结束了,😀,多奇怪的一个梦~

梦结束之后,迷迷糊糊地就和身旁人复述了一遍。也是因为这个事情,决定把这一段时间有意思的梦境都记下来。


Photo by Karen Zhao on Unsplash
扫一扫,关注我

梦境0228——聪明的蛋


梦只记了一半,忘了一半🤦‍♂️。下次有了梦境,一定好好记录下来,然后发上来,临时性的记忆很容易就会忘掉。

梦的背景前阵子也说了,工作压力比较大,所以梦中多多少少会有工作方面的元素在里面。

这次的起始地点是在家乡,高中时代偶尔会去母亲的工作单位蹭吃食堂,我不知为何站在她单位门口的大马路上,但是背后的楼宇却不是她的工作单位,而是之前姨妈家的旧房子。这个旧房子的年代,据我考究,应该在70年代就有了,因为有次调皮翻家中书籍,找到一份年鉴,里面科技馆背后隐约可见姨妈家的旧房子的那栋楼。楼里面还是充满了很多那是的回忆。

梦开始之后,站在马路边上的是我们公司的CEO,CEO问了我一个简单的问题,你觉得我的工作如何?内心的答案就像《黑镜5》里面的选择一样,两个选项浮出来,有点儿荒诞——聪明的蛋和笨蛋。

猜猜我选择是啥?

聪明的蛋,哈哈,这个选择本身的文字还是比较古怪,但是选择肯定多少是真心也好,违心也好,算是自己的选择吧。老板就点了点头,说:“还行。”

后面确实也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记不住了,有点遗憾,以后是要记下来的。


扫一扫,关注我

梦境0226


最近的压力会有些大,开始逐渐做梦起来,最后梦的结果也都还记得七七八八。

第一次的梦是梦到在过节期间,去天津走访亲戚,去给长辈们拜年。屋子不大,也就十几平,布置更像客厅,有个内门引向卧室之类的,几个客厅都是床铺,一屋子的长辈坐在床铺上拉家常。亲切是感觉亲切,可好多却也都不太熟悉。

在中的有三位亲戚是认识的,一位仍在世,另两位却不在了。亲切的感觉过了一会儿就没了,因为我意识到我是在梦中的,转而失望和悲伤起来。儿时照顾我很久的长辈,在床上一开始也是坐着。见我来了,寻我来说话,手撑着床靠过来,我这时才发现是仿佛少着一条腿,心中更是悲伤起来,但在世时,他并不是这样。长辈念叨着,当初要是有1500万,也不会这样。我也不知道这个数字和说法是什么含义,可能是觉得这辈子受了穷?亦或是觉得后人没有努力,心中不痛快。联想到过年时候自己的感受,怕是和后面的这种猜测更为准确一点。梦中着实悲伤,感觉自己确实眼眶湿润,醒来后,眼睛也有一些疼痛,不知道是不是梦中哭了。

第二天和家人电话说了梦,好像梦确实和现实的一些情况相近,但是结果却也不怎么开心的起来。


扫一扫,关注我

梦境记录之串门

梦中遇到美人,似是旧人,完美身材和脸庞。

梦中设定我是对她熟悉已久,不知为何随父母一同前往,似是父母同她父母有诸多熟悉。

来到她家中,建筑是在90年代港式廉租房的大楼里,一楼是停车场,光线必然不好,车倒是停的整整齐齐。

家中茶叙许久,她父母不像想象中严肃。全程一直期望见到她,但又害怕她见到我后的不满意。左顾右盼中,提出要独自出去走走。本以为见不到,未曾想在停车场出口处见到了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尴尬。她和长辈、友人并肩走来,私不认识我,但不认识我可能也是我希望的一点吧。

梦醒……

心中是欢喜的,想来想去,还是和身边的她交待下,心中藏不住那么多秘密,何况这个秘密也是比较正常。

千岛湖边

胡言乱语,不知所云,不为何事,唯留念想。

扫一扫,关注我